凯蒂(Katie)的海鲜市场(Seafood Market)是加尔维斯顿(Galveston)海滨的金属波纹建筑,天花板上悬挂着木船轮,入口附近装有89磅重的鲷鱼。一个小的零售区面向街道,但是大部分动作发生在码头上,该码头通向通往墨西哥湾的通道。

去年11月,在那里可以找到William“ Bubba” Cochrane来监督从他的切尔西·安船上卸下11,000磅的红鲷鱼。科克伦(Cochrane)是一个留着灰褐色胡须的强壮男子,他在剪贴板上记录了重量,因为大蓝色的大桶里装满了鱼。在外面,他十二岁的儿子和船长康纳(Conner)穿着橙色围嘴裤在船上四处走动。康纳说:“学校里的孩子们说,‘我想成为一名视频游戏设计师。’ “我是唯一一个曾经说过的人,‘我想成为一个渔夫。’”

那将是十年前的荒唐野心。当Cochrane于90年代初开始以捕鱼为生时,海湾红鲷鱼(温和而黄油状,易于捕获,鳞片橙色鳞片在市场上脱颖而出)的人口在经历了40年的下降之后已触底反弹。潜在的产蛋量是衡量人口健康状况的关键指标,已降至其自然水平的2.6%,是科学家认为可持续的十分之一。

阅读全文

来宾作者的故事集。

加入对话